雷锋的故事连载-亲如兄妹 -

2015年03月13日16:31 编辑:传奇养生网

       雷锋八月二十六日离开鞍钢来到焦化厂工地,小易九月十日就赶来了。

       她本来是可以不来的,继续留在鞍钢工作。可这个文静少言,富于感情的姑娘为什么一定要来?她曾这样剖白过自己的心境:“同伴们说我对雷锋有些痴情。也许是吧。我这人觉悟不高,当时能舍得离开鞍钢那样好的环境,到这个大山沟来,嘴上说是来参加焦化厂的建设,心里想的多半是雷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雷锋临来之前,送给她一个笔记本做纪念,并针对她的情况在上面写了这样两句话:“请记住:船,能够乘风破浪才能前进;人,能够克服困难才能生存。”她懂得雷锋为什么给她题写这两句话,回想起来真丢人?从打在长沙车站认识他那天起,她一次又一次地没少在困难面前流眼泪。雷锋不仅自己勇于克服困难,也肯于帮助别人克服困难。小易就在他身上汲取了这种力量,克服困难的精神力量。

       雷锋比小易早来工地只有半个月。那半个月,小易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,像是身边少了点什么。还好,雷锋留下的那本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帮助她打发了不少空闲的时间,也启迪她通过保尔的形象来遐想雷锋的为人。那半个月,只要有人从建筑工地回去办事,她就变着法儿打听雷锋的情况。凡是见过雷锋的人都对她说,雷锋在工地上干起活来没深没浅,有时忙得洗不上脸,吃不上饭,夜里还要读上几个钟头书。雷锋临走时本来答应很快就给她、杨必华、张月棋写信的,可她一连翻了七八天信箱,也没见到他一个字。小易有些稳不住神了,夜里常常梦见雷锋。杨必华看出了她的心思,逗她说:“想小雷啦?追他去嘛。”追就追?她一横心,坚决请求领导批准她到工地来?当时谁提出请求都会被批准的?。当时张月棋绷着脸吓唬她:“你不怕呀,工地那里有雷锋,可也有大蛇?”这事她早听人传说过,说工地附近的姑嫂城有大蛇,每条都碗口粗,几丈长,还到太阳底下来晒鳞,听起来实在够吓人的。小易小时候曾被毒蛇咬过一次,后来谁一讲到蛇心里就发憷。但说来也怪,一想到能和雷锋在一起工作、生活,什么山沟呀,艰苦呀,大蛇呀,她都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   九月十日,她搭乘一辆运送建筑材料的卡车来到了弓长岭工地。当时这座计划年产三十万吨焦炭的厂子还没个影呢,大家就是奔着来建设它的。她到工地办公室报了到,连行李都没往住处搬,就跑到工地上来了。在修建宿舍的地方,她远远地看见雷锋穿着背心,挽着裤脚,打着赤脚,正同大家一起和泥运泥。他只顾埋头干活,半天也没看见远远奔来的小易。她情不自禁地招手喊了声“雷锋?”他才抬头看见她。瞧他那样子,像是很高兴,又像很吃惊,赶忙将手中的铁锹往泥里一插,光着两只脚朝她跑过来。他在衣服上擦了擦沾满泥浆的手,猛力握住她的手说:

       “小易,你怎么到这来啦?”

 &n脑外伤癫痫可以治愈吗bsp;     “这地方只许你来,不许我来呀?”

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怕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我什么都不怕,就怕……”下面的话她没好意思说出口,伸手将围在雷锋脖颈上的毛巾拽下来递给他,“快擦擦你脸上的汗水吧?”

       就这样,小易和雷锋又到一起工作了。这里的生活条件的确不好,住的是四面透风的土房子,连女同志睡的都是二层的大通铺。伙食办的也很糟,又多半是粗粮,饮水、用水都很困难。如果不是雷锋在这里,小易说不定又要哭鼻子。然而这回她是乐呵呵地对待这一切的,没叫一声苦,没掉一滴泪。关于“蛇”,原来是“古老的传说”,谁也没见过。那还有什么可怕的?没有了。领导上分配小易当了施工统计员,每天负责统计各个班组的施工进度,所以对雷锋的劳动情况是了如指掌的。雷锋这个人不论干什么都抢在别人前头。干起活来好像有使不完的劲,别人休息他不休息,办墙报,编快板,鼓动劳动热情。他到哪里都像一团火,在他身边让人感到温暖。每次评先进评标兵他都榜上有名,而且名列在前。领导上把他编入青年突击队,哪里困难他就出现在哪里……

       雷锋的劳动生活时时牵动着小易的心。他如此夜以继日地忙碌不停,她是又高兴又心疼。她埋怨他太不知关心自己了,一天到晚除了劳动就是学习,在席棚里吃饭经常是窝头馒头就咸菜,很少买点好菜吃。见到这种情形,她很想照料照料他的吃和穿,又怕别人说三道四,心情矛盾极了。尽管这样,她还是变着法儿让他吃得好些,穿得暖些。就说吃饭吧,她拉着他搞“互助”--让他买饭她买菜,买来好菜一块吃,免得他上顿下顿吃咸菜。

       雷锋衣服穿脏了,她就帮他洗一洗。一天晚饭后,她来到雷锋住的土房里,见他伏在通铺上正埋头写什么。她悄悄凑近一看,原来他正在写日记。他发现小易来了,连忙合上了日记本。她笑道:“不要对我保密了,净写些什么‘青春’啊,‘美好’啊,我都看见了。”他歪头一笑,立刻把日记本塞到她手中,说:“看吧,管够看,我的日记对你不保密。”她心说管你保密不保密,反正我要看一看。雷锋这本日记恰好是农场黄丽送给他的那本,翻开头一页,黄丽那篇“临别赠言”就把小易吸引住了。她用心地仔细地看了一遍,问道:“这位‘黄丽姐姐’是谁呀?对你抱的希望还不小呢。”雷锋如实地对她讲了有关黄丽的一些情况,夸奖黄丽如何能干,如何好学,如何懂事。小易关心地问:“你把她夸得这么好,分别这一年多,你们一定没少通信吧?”“一封也没有。”“那为什么?”“没时间也没精力。”“我不信。”“不信?你以为我会说假话?”“不?我不过随便问问,其实你们通信不通信与我有什么相干……”小易瞟了雷锋一眼,再不往下追问了。她翻过黄丽这页赠言,这本到工地以后开始写的日记,每篇都很简短,记了这段生活、劳动的一些情况,也抒发了一些感想。她希望能在日记中见到自己的名字,结果翻到底没有一句提到她。这倒使她有些怅惘,但细想想也不该,他的日记很少叙事记谁,多为抒怀言志。像什么“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”,“一个人先进总是单枪匹马,众人先进才能移山填海”,“癫痫病一般分为几种类型记住:伟大出于平凡,一切为了社会主义建设,要发出青年的光和热。”这一天--十月二十五日,小易开始偷看的那一篇,写的是:“青春啊?永远是美好的,可是真正的青春,只属于这些永远力争上游的人,永远忘我劳动的人,永远谦虚的人。”在小易看来,这篇日记恰好写出了她对雷锋的看法;这就是他的自我写照。他就是这种人,小易爱的也是这种人……

       她放下日记,动手翻检雷锋的铺盖,说是要帮他洗洗衣服。雷锋夺过脏衣服,说什么也不让她洗。她见床上被褥也脏了,心想:冬天要来了,不抓紧拆洗拆洗,冬天盖怎么会暖和?她拽过被子就要拆,他又夺过不让动,说是天晚了,洗了干不了做不上,夜里让他盖什么?唉,小易想帮忙,结果什么忙也没帮上。他这个人,不论什么事,肯于为别人献出自己的一切,决不肯让别人为自己做一点什么……
       事有凑巧。有一天晚上来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雷雨,小易她们在土屋里刚铺被要睡,忽听窗外响过一阵急
促的脚步声,还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什么东西遭雨淋了。等小易和几个女工跑出去一看,雷鸣电闪,大雨滂沱,什么也没看见。她们回屋骂了一通老天爷也就睡了。第二天醒来她们才听说,昨夜发生了前面提到的雷锋他们抢救水泥的事。等她跑到现场一看,乖乖?雷锋那套小易想洗没洗成的蓝花土布被褥,连泥带水地盖在水泥车上。天晴了,小易爬上敞车把被褥拽下来,被褥托在手上湿漉漉、沉甸甸的。这时,陆续赶来了一些人,雷锋也在里面。大家七手八脚地帮他把被褥里的雨水拧干,没有一个不夸赞雷锋的。团总支李书记当即指定小易和于姐?一位女技术员?帮助雷锋拆洗被褥。小易连早饭也没顾得上吃,抓紧拆开被褥,取出棉絮送到烧水房去烘干。她向炉膛里加了两铲煤。担心上午烤不干,下午做不完,晚上让雷锋盖什么?她刚挑起水桶,想去挑水洗被面被里,雷锋急颠颠地从食堂赶来,他一手递给小易两个烧饼,一手夺去她肩上的扁担:“你吃早点,我去挑水,回来我自己洗,你只帮我缝好就可以了。”小易争着说:“你就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,你昨晚没睡好觉?”“没得事。”……小易拗不过他,只好由他去了。被褥,拆拆洗洗再晒干,整整忙了一上午。最急人的是棉絮,小易在烧水炉旁左烘右烤也不干。同时她发现,经雨水浸泡过的旧棉絮,一烘烤变得硬撅撅的,这样缝做起来盖在身上,肯定是既不暖和又不舒服。这可怎么办?去买新棉絮吧,当地无处去买;去向公家要一床,雷锋肯定不会同意。小易想来想去,终于想出一个主意:先把我的棉絮悄悄换给他,以后进城我再买床新的。这主意倒不错,可她为什么一定要悄悄换?不言而喻,不这样做不行呀,雷锋的脾气她是晓得的,他只肯帮助别人,不肯让别人为他做任何牺牲,哪怕是一针一线。何况小易想换棉絮这件事,还蕴含着一个痴情姑娘埋在心底的隐秘呢……

       她进行得很巧妙,终于悄悄地达到了自己的目的。而且她相信,包括于姐在内没有一个人看出了任何破绽。晚上,小易抱起缝做好的被褥走进雷锋住的土房,她亲手把被褥铺在雷锋的铺位上。雷锋和他身边的几个伙伴一再表示感谢,说亏了小易针线好缝得快,不然雷锋还得当一夜“团长”。雷锋乐滋滋地用手抚摸着自己铺好的被子,手指好像顿时感到了什么,奇怪地“嗯”了一声,“不对呀,”他问身边的几个伙伴,“你们说,这棉絮经雨水泡过,是会变软呢,还是会变硬?”有个小伙子说:“当然会变硬,怎么会变软,除非……”“除非什么?”小易看这事要露馅,马上抢过话来说:“你们外行,不懂,泡过的棉絮晾干后,用竹竿猛敲打几次,比弹过的棉花还要软哩。”“是不错,婴儿癫痫能治好吗”雷锋拍打一下被头说,“感谢你为我劳累一天,更感谢你能把雨水泡过的棉絮变得这么软和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小易心满意足了。她为这事在回去的路上还在暗笑:男同志再精明也有粗心的时候。岂不知,你雷锋的硬棉絮已经装进了我的花被套……

       转眼已经是十一月末了。下过头一场雪,遍地已开始结冰。小易想:天再冷也不怕了,只要雷锋能在破土房里睡得暖暖和和,冬天冻不着,我心里所感到的温暖和幸福是会战胜严寒的。当雷锋所在的青年突击队抢修完最后一栋宿舍,大家高高兴兴搬进了新房,就盼着新建的焦化厂早日投入生产,好大显身手了。

       雷锋帮小易搬房子那天,安顿好以后,她拉着他坐在暖烘烘的火墙跟前,问他:“等焦化厂投产了,你是继续留在这里,还是想回鞍钢去?”雷锋望着她只是憨笑,不肯说出自己的想法。而且,他那含笑的眼睛里分明流露着一种难以捉摸的神情。小易急了:

       “光笑什么,你说呀?”

       “你呢?你是怎么想的?”雷锋收住笑容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想好了,你留下我也留下,你回鞍钢我也要求回鞍钢。”

       姑娘的话说得多么坦率,雷锋是应该理解这番心意的。但是,当雷锋也坦率地说出自己心思的时候,却是这姑娘万万没有想到的。“小易,我告诉你吧,我要当兵去?”

       “当兵??……”小易一下怔住了。

       雷锋见她深感意外和吃惊,就耐心而激动地解释说:“当兵是我从小就有的愿望。我是个苦孩子出身,吃过旧社会许多苦头。解放后,是党把我培养大的,一直生活得很幸福。我知道,这幸福来之不易,受过苦的人,谁不想保卫它?弓长岭矿已经开始征兵了,我准备报名应征。”

       小易听完这番话,依然怔怔的,说不清自己当时的心情是悲是喜,是苦是甜。只是感到有些心神不安,坐卧不宁。她怕雷锋去当兵,又希望雷锋去当兵,头脑里这两种想法不停地在打架。没过几天,工地领导派她回鞍钢办事,顺便去看望了分别数月的杨必华和张月棋。她深知她们都关心雷锋,就把他要去当兵的事说了。她们听后都非常高兴。杨必华认为,雷锋去当兵,一定是个文武双全的好战士,将来准能当英雄。她说:“你回去代我向他表示祝贺?希望他常来信。”张月棋捉弄小易说:“雷锋到矿山去,你跟杭州哪家治癫痫病着上了矿山;这回雷锋要当兵去,你也跟着当兵去吧?”她这话说得小易脸红了,就扑在张月棋怀里好顿捶打她:“你坏,你坏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其实,小易何尝不想和雷锋一块去当兵。她临来确实已经问过辽阳市武装部的同志,遗憾的是,人家说不收女兵……

       一九六○年元旦刚过,雷锋被批准参军那天,他从辽阳武装部赶回来,见到小易就说:“祝贺我吧,成啦?”那高兴劲就不用说了。当大家帮他整理行装的时候,他把自己穿用过的旧衣物包了一包,让小易代他送给姑嫂城生产队的五保户、牧羊老人吕长太。接着他又把小易亲手拆洗过的被褥,叠得整整齐齐地交给她,当着众人的面只说让她为他保存起来。过后却悄悄对她说:“小易,山沟里天气冷,你不要再盖我那床硬撅撅的棉絮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小易一怔:“怎么,你已经晓得了?”

       雷锋深情地说:“你的心意我是知道的。你帮我拆洗了被褥的第二天,趁你不在屋,我去翻看了你被子里的棉絮,于姐也告诉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小易不许他再讲下去了。只要他了解她的心意,她也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   小易的心事被周围的同志看出来了。就在他们分别的前夕,热情的团总支李书记和于姐把小易和雷锋找在一起,问他们在爱情问题上有什么打算,需要什么帮助?小易脸红了,一时真不知该怎样回答他们。雷锋却郑重地说:

       “我和小易是同乡,从长沙到鞍钢,我们好得像兄妹一样,从来没有谈过这些事情。我觉得我们都还年轻,谈这种事还早。我参军以后,我们会继续互相关心,互相帮助的……”?团总支李书记后来说,他当时提这个问题似乎冒昧了?

       第二天,雷锋要走了。别人参军都有父母兄弟姐妹相送。雷锋是个孤儿,他除了在工作中结识的伙伴,没有别的亲人来送行。在工地欢送会上,团总支李书记特意让小易给雷锋戴上光荣花。大家一直把他送到安平火车站。小易,这位文静少言的姑娘,心中不知有多少话想对雷锋说,却一句也说不出来。只在站台列车旁握手告别时,他们才含着泪水讲了几句互相鼓励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 小易后来回忆他们这段真挚的友情时,对雷锋的为人,曾做过这样的评价--你渴了,他就是一滴水;你饿了,他就是一粒粮;你心里暗了,冷了,他就是一团火,一线阳光……他很平凡,但他把自己仅有的一点光和热,全部献给了人民,献给了党!